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文化>

真誠互敬的薛瑄與何永芳

來源:發布者:時間:2019-12-31

何永芳(1392~1455),字廷蘭,繡溪(今常山縣何家鄉)人。明永樂十九年(1421)進士。洪熙元年(1425)修《兩朝實錄》,奉命赴江西采集史事。事竣,授湖南邵陽知縣。持身謙謹,賦役公允,勸導農桑,興辦學校,期年大治?;哪?,借富民米數萬石以濟饑民,存活甚眾。召升御史,巡按山東、直隸及蘇、松、常、鎮四府,所至肅風紀。山東按察使違法,立即彈劾,奏請就地法辦。島寇時犯蘇州,敕郡縣嚴為之備,寇不敢近,朝廷降璽書獎諭。又巡按江西,執法嚴明,豪強斂跡。不久,因少保于謙推薦,升河南按察使,卒于官。

薛瑄(1389~1464),字德溫,號敬軒,山西省萬榮縣里望鄉人。明永樂十九年(1421)進士。明代著名思想家、理學家、文學家,河東學派的創始人,世稱“薛河東”。官至通議大夫、禮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大學士,入內閣參與機務。天順八年(1464)卒,贈資善大夫、禮部尚書,謚號文清。隆慶五年(1571)從祀孔廟,是明代從祀孔廟第一人,被譽為“明初理學之冠”“明代第一廉吏,一代理學大師”。明末政治家、思想家高攀龍認為,明代學脈有二:一是南方的陽明之學,一是北方的薛瑄朱學。

何永芳與薛瑄為同年進士,從初次相會開始,他們即真誠相待,互相欣賞、互相敬重、互相幫助?,F根據史料記載及他們遺留下來的往來詩書,對二人的關系和故事進行粗淺的梳理。

初次相會,坦誠直率

明永樂十八年(1420),何永芳中浙江全省鄉試第三名,薛瑄中河南全省鄉試頭名解元。翌年,他們各赴京師參加全國會試,均登甲榜賜進士及第,從此便有了他們的初次相會。據有關史料記載,他們初次相會即相互介紹了各自的學習經歷和家族歷史,并圍繞“知恩圖報、忠孝兩全”等話題相互交流了心聲。其間,何永芳向薛瑄介紹自我時,特地介紹了他本人所處內外族情況:其生父先祖名樊清,字從源。宋元祐八年(1093),以薦授中書舍人,尋拜翰林學士,升尚書右丞,屢抗疏以裨時政。后因金亂南渡,居常山疊石,子孫分居輝埠、圭山下、繡溪、湖東、博龍溪等地,他本人即圭山下樊氏子,從小過繼給舅舅何與表。其養父先祖何宗文,字圣道,太學上舍。南宋咸淳十年(1274)授將仕郎,為常邑主簿。致仕,居于繡溪,至六世孫才有了其養父與表。養父母無子,視其勝于己出。養父母曾給他備了兩個空酒缸,夜讀時可把雙腳放進酒缸里,防止蚊蠅叮咬。薛瑄向何永芳介紹自我時,也特地介紹了其祖父、父親對他的厚愛:其祖父薛仲義精通經史,因時值元末戰亂,不愿應考做官,大半生均在家鄉教書。父親薛貞于洪武十七年(1384)中舉后,歷任河北元氏、河南滎陽、河北玉田、河南鄢陵等縣的儒學教諭達三十余年。因此,他從小即有良好的學習環境。永樂十七年(1419),他的父親改任鄢陵縣教諭,年近三十歲的他仍然隨父親求學。不過這時他已將主要精力用于研讀程朱理學,并涉及子史百家、天文地理等,而對科舉的學問并不感興趣。但是,按時下規定,凡教諭所在縣長期無人考上舉人、貢生,就要被充發到邊遠地區服役。出于無奈,他只得聽從父命,參加了河南全省鄉試。

彼此真誠坦率的自我介紹和知恩圖報的心情,均給對方留下了深刻而美好的印象。這種心性相契、志趣相投而產生的情感,正如薛瑄后來《贈何侍御廷蘭》所回憶的“杯傳春水歡情厚”,這就是人們通常所說的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那么一種純潔情誼。

再次相會,互助互勵

明宣德三年(1428),宣宗擬重整風紀,在內閣首輔楊士奇等人舉薦下,薛瑄被任命為廣東道監察御史,并監湖廣(明代只轄湖北、湖南)銀場。湖廣銀場即沅州(地處湖南西部,今屬湖南省懷化市)銀場,轄湘西十余縣二十多處銀礦,有民夫五十余萬人。這里多年管理混亂,貪污成風,亟待整治。

薛瑄初上任時,深知肩負責任重大,便以唐詩“此鄉多寶玉,切莫厭清貧”自警。他輪流駐于沅州、辰溪(位于湖南西部,今屬湖南省懷化市)和瀘溪(位于湖南西部,今隸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)等處,往復巡視,明察暗訪,承辦要案,特別是對貪污受賄者都一一上報革除官職,依法嚴懲。他在任三年多,未回過一次家。從而使府縣及銀場秩序井然,民眾夸贊不已。

在薛瑄監湖廣銀場期間,何永芳正好知湖南邵陽(位于湘中偏西南、資江上游,今為湖南省下轄地級市,西與懷化地區交界)縣事。

此次相會初期,他們曾相互提問作答,還留下許多贈和詩詞,遺憾的是大多已散失,目前發現僅有薛瑄《答何永芳三首》。

為便于讀者了解他們的情誼,特抄錄如下。其一:“星斗東來轉玉衡,遠游時序不須驚。邵陽松竹迎寒秀,澬水林芳待煖榮。政美已如金碗蔗,官廉爭比玉壺冰。獨騎驄馬經行遍,喜見民風處處清?!逼涠骸吧坳栵L土接湘衡,賢令之官犬不驚。此日銅章分氣象,往年金榜被恩榮。無心真宰初行雪,有腳陽春欲泮冰。持斧自天行郡邑,溪山隨處好風清?!逼淙骸帮w騰還擬秉鈞衡,小試牛刀豈足驚。滿目山川開壯麗,無邊花草待欣榮。瘴消楚越山多雪,春滿湖湘水不冰。笑指梅花賦佳句,柏臺風致有馀清?!焙髞?,他們之間又多次往來互訪,每次都是知無不言、言無不盡,推心置腹、真誠相待。

有一次,何永芳向薛瑄講到有“內臣以公事至縣,橫科虐民”,薛瑄及時幫助分析情況,并共同商議解決辦法,于是“公(何永芳)密疏發之,論如律”。

偶爾再會,喜不自勝

在薛瑄廣東道監察御史任滿前夕,何永芳被召升為御史,負責巡按山東、直隸及蘇州、松江、常州、鎮江四府。

明正統元年(1436)夏,薛瑄被授為山東提學僉事,直至正統六年(1441)夏,一直負責提調山東學政職責。

經歷了三年丁繼母許氏憂,薛瑄覺得自己已經失去了所有的謫親長輩,因此,對在世的親朋好友愈加珍惜。

一個偶然的機會,他在山東遇見了正在巡按山東的御史老友何永芳。這次偶爾相遇距離上次在湖南的最后一次相聚,已有五年多時間?!八l遇故知”,薛瑄的心情分外激動。經歷促膝長談之后,他們互相留下了動情的贈詩。

薛瑄《贈何侍御廷蘭》詩曰:“昔聞烏府肅風霜,今日皇華使節揚。驄馬承恩來北闕,繡衣沖雨度西江。杯傳春水歡情厚,歌動陽關別意長。此后欲知重會處,朝陽鳴鳳五云鄉?!币馑际钦f,昔日的你也許只聽說御史府法紀嚴肅,今日的你奉命出使,使臣符節高揚威嚴。你受命御史承恩到京都朝廷報到似乎就在昨天,但屈指算來,你肩負繡衣御史神圣使命(承擔皇帝特授執法職責)冒著風險巡按山東等地已有一段時日。遙想當年咱們剛被恩賜進士及第時,那種相互祝賀又真誠交流相處的歡樂心情深厚至極,還有我那一路唱著戰歌徑往絲綢南路必經關隘期間(指薛瑄任廣東道監察御史并監湖廣銀場期間),咱們分別時依依不舍的情景,心里就有一種格外的興奮和感動。我多么想知道這次相會之后,下次重新相會的地點會在哪里?我想,你我這樣品德出眾、正直敢說真話的人,下次重會的地點也許會在仙人居住的地方吧?。ā夺橹萑請蟆罚?/p>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广西快3遗漏统最新计值 青海快三追号技巧 股票融资是利好吗 辽宁快乐12走势图表y 江苏十一选五专家推荐 北京pk10赛车 上海快三形态基本走势图 环球配资网 1分快3开奖走势图 彩票网址平台 江苏七位数连线走势图